乔涛涛说

2020-07-15 00:26

“旁听代表的选择应具有非随机性,要考虑阶层结构、职业状况、地域分布、党派构成。特别应该选择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、律师,或者是具有相关领域知识背景的基层执行工作者。”乔涛涛说。

而且,他还建议,应该明确旁听代表的一些权利,比如调查研究和收集信息、与人大代表或政府领导沟通协商、调查研究和意见表达受保护等。

虽然乔涛涛只是此次郑州地铁票价听证会的旁听代表,但他认为,旁听代表不应只由消费者构成。

鉴于郑州地铁这次票价情况,对郑州地铁未来发展有重大影响,听证会前代表的看法也是各不相同。“若一次听证难以统一意见,可在本次听证会及综合多方意见后,举行第二次听证会或继续征求意见,切实打造民心地铁。”乔涛涛说。

听证会前,消费者代表通过走访、调查问卷、网络调查等方式,在郑州市民间进行了调查。他们听取了不同行业、不同阶层、不同地域的意见,使自己的发言更全面、更符合实际。

按照《细则》,旁听代表在听证会期间,不得进行发言、提问,遵守听证会纪律,不得有妨碍听证秩序的行为。

他认为,在已进行的听证会中,每个代表的发言时间被限制在5分钟之内,表面上看是平等的,但还是存在不平等。

“旁听代表其实是观摩监督整个听证会,依据《细则》监督听证会的进行和实施,并有权对违反《细则》的事项进行质疑。”乔涛涛说。

在听证会召开之前,乔涛涛希望,尽可能多地安排交流对话的时间,能够就相关的公共政策议题召开座谈会,或者安排旁听代表参与小组讨论,打破职位、权势、职业、年龄、性别等阻隔,剔除交流上的“门户偏见”。

而且,这次听证会代表中,中老年人居多,“这对消费者显然不太公平,因为中老年人语速较慢,明显吃亏。建议发言时间统一延长到8分钟。这样,能让消费者代表尤其是年龄大一些的代表充分发言,表达观点。”

此前,曾有人提出,希望地铁票价听证会能用直播的方式,及时向市民展示进展。乔涛涛很赞成这种方式,“有关部门有必要通过多种新闻媒体把听证方案公之于众,并能现场直播或跟踪报道。”

“由于掌握的信息不充分和时间的相对限定性,消费者代表难以掌握一些行业生产经营的真实情况,只能从感性认识方面发表意见,致使双方话语权沦为事实上的不平等,论辩地位呈现非对称状况,甚至出现消费者代表‘虚位’现象。”乔涛涛说。

他发现,从目前实际情况看,价格听证会有透明度不高、平等性缺位等问题,“严格来说,这还不能称之为‘论辩’。”